产经新闻网
产经新闻网
 北京时间:      热线:15011129287 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产经论坛 >> 阅读文章

土地权属起纷争 养殖牧铺被强拆

2019-05-19 22:15:14 作者:王晓蕾 来源:凤凰资讯  

     “我合法承包800多亩草原开发改造,建设养殖牧铺,却因两地土地权属纷争被强拆,造成36.5万元的经济损失。恳请上级领导对此予以高度重视,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妥善处理,维护我的正当权益。”5月19日,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胜利乡富海村村民孙大鸿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如是说。

     

    在一份题为《谁制造了这场矛盾,谁为我的损失买单?》的书面反映材料中,孙大鸿陈述了事情经过:我叫孙大鸿,男,出生于1968年6月,初中文化,是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胜利乡富海村的一位村民。2004年,我与富海村委会签订了800多亩草原承包开发改造合同,此草原第一轮1984年有草原证,是我父亲孙福财等十户人家承包的。2004年我承包后,按自治区政府对草原内非法开垦的耕地进行还草,恢复原貌,建设养殖牧铺。

     

    2018年8月30日下午,吉林省双辽市某局张副局长口头通知,让我孙大鸿限期在2018年9月25日前自行拆除牧铺。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胜利乡政府回复“关于停止违法执法”的公函,并送达吉林省双辽市政府(接收人姜某哲,送件人胜利乡副书记石某军)。

    2018年12月29日,吉林省双辽市林业局又对我下达停止违法占用林地行为告知书,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政府复函,此地为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草原,并于1984年颁发了草原证,吉林省双辽市村民属于非法开垦草原种树,我们村民系合法使用,不属于非法占用。

     

    2019年2月25日,吉林省双辽市政府又复函内蒙古科左中旗政府要强行拆除孙大鸿的养殖牧铺。科左中旗政府没有回函;2019年4月19日上午8点40分,吉林省双辽市有关部门组织一百多人,大小车辆60多台,对我合法承包的养殖牧铺进行强拆。强拆期间,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胜利乡负责人王某华受到人身攻击,其司机遭到人身伤害。村民孙某伟、我妻子李某芹被打,并且拿走我养殖场的一切物品,包括养殖设备、生活用品、农用机具,就连我养的三条狗都被带走,而且没有给我出具任何手续。此次强拆,给我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至少36.5万元。

     

    追根溯源,2004年我承包后对草原内非法开垦土地进行整理,涉及到吉林省双辽市茂林镇梅林村村民非法开垦草原的耕地,发生了纠纷。科左中旗民政局说,2001年两省区界线划分,我承包的800多亩草原和本村400多亩土地,划归到吉林省境内,行政管辖归吉林了,土地归吉林了。我村委会领导对此提出质异,到吉林省双辽市茂林镇梅林村委会下达通知,告诉他们非法开垦的草原不能再进行耕种,由承包人收回进行还草,可是吉林省村民在此地强行栽上杨树苗。我在村委会的指导下,进行了还草作业。2006年,吉林省村民张某海、李忠某、李富某三人以刑事自诉案诉至吉林省双辽市人民法院,要求我对毁坏的杨树苗进行赔偿,赔偿金额是12800元。2008年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2008刑终字(第5号)终审裁定书,土地权属尚不明确,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吉林省村民三人的诉讼请求。吉林省这三位村民,联合其他村民向吉林省各级政府上访,要求对吉林省和内蒙边界发生的土地权属纠纷进行解决,一直没有解决。2014年2月16日,吉林省双辽市有关部门为了平息上访,越权执法将我强行羁押至双辽市看守所。2014年4月23日有内蒙古科左中旗政府出面,将我取保候审。2015年3月27日,吉林省双辽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并要求森林公安撤销案件的决定,可是吉林省村民继续上访。2016年正月初九,我又被带回双辽市看守所。吉林省双辽市人民法院一,土地法第16条权属有争议,任何一方不得改变现状。按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占用农用地罪判处我一年五个月有期徒刑。在这种管辖不明、权属不明的情况下判我有罪,与法不符;二,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各相关部门出具了有关该地权属证明,为内蒙古的证据,可是吉林省双辽市人民法院并不采纳。本人对该案已经申诉到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吉林省说我的养殖用地是吉林省的,内蒙古说是内蒙的,并且内蒙古各相关部门出具了该地块为内蒙的权属证明,证明我是合法承包人和合法使用者。

      

    令人诧异的是,谁划去了我村1200多亩土地?祖祖辈辈都是内蒙古我村的草原和土地,为什么就归吉林省了呢?科左中旗民政局界线图跟两省区二号协议书笫44页217到218界桩之间的边界走向不符,原自治区领导根本没有把我们的草原划归给吉林省,是科左中旗民政局自己搞错的,是他们造成我们的草原损失。我在内蒙古合法承包的草原,内蒙古农牧业厅、民政厅、科左中旗土地局、科左中旗草原监理所都有材料证明这块地是我内蒙古富海村祖祖辈辈的草原,属于我合法承包的草原建设的养殖牧铺。

    “我在内蒙境内合法承包的草原,内蒙各方面给我的手续及有关证明,都说这块地是内蒙的,土地权属归内蒙,是我的合法牧铺,现在吉林省双辽市给我强行拆除,在大力倡导依法行政、建设和谐社会的今天,谁能给我一个说法?谁为我36.5万元的损失买单?”内蒙古通辽市科尔沁左翼中旗胜利乡富海村村民孙大鸿说,希望此事能够引起国务院、民政部、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等部门的高度重视,尽快查明事实真相,依法依规公平公正妥善处理,维护其一切正当权益。(王晓蕾)

来源:凤凰资讯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信箱    版权声明    招聘信息    广告服务   
版权所有:产新网    京ICP备14039322号